cover
SME情报员 2018年4月26日 22:53

翻开干细胞新篇章的女科学家曾凡一,曾两夺央视音乐大奖演绎科学艺术双螺旋


在大众眼中,科学与艺术这两个领域可谓是相距甚远。就像你很难想象台上一展歌喉的宋祖英,会跑到台下搞科研一样。

可就有这么一位类似宋祖英的歌唱家,不光能用歌喉抚慰你的耳朵,搞起科研来也是一点都不含糊。


曾凡一是 国家重大研究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 ,也是 举办过个人演唱会的歌手

既能发表SCI论文,也能发布专辑唱片,其本身就是科学与艺术的统一和结合。


曾凡一现任上海交大医学院发育生物学研究室主任、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遗传研究所副所长,近年来荣获了 第十届中国青年科技奖 第六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 以及 第六届“上海市巾帼创新奖” 等奖项。


她忙碌于研究所和实验室中潜心科研,带领团队攻克一个又一个遗传生物学难题;

出席形形色色的学术研讨会,汇报和听取最新的科学研究成果;

指导上海交大学生的科研项目,为他们指出可行的实验方向。


这是科学家曾凡一的工作常态,有时甚至就是一天的缩影。



“梨花又开放,找到了我的梦我一腔衷肠。”


身着一袭华丽长裙的曾凡一演唱着这首动听的歌曲《梨花又开放》。置身央视舞台上的她此时又是另一个身份—— 歌者



曾凡一把自己的人生比喻为 科学与艺术双螺旋 。寓意在她生命中,科学和艺术两个元素像DNA双螺旋结构一样密不可分。


DNA双螺旋的由来难以考究,但曾凡一的双螺旋人生倒是有迹可循。



1968年,曾凡一出生在上海一个不普通的医学世家。


父亲曾溢滔是 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 ,主要从事人类遗传病的防治以及分子胚胎学的研究。

母亲黄淑帧是 上海交通大学儿童医院的终身教授 、“新世纪巾帼发明家奖”获得者,也是“新中国60年上海百位突出贡献杰出女性”之一。


曾凡一的父母都是著名的遗传学家,早年共同创建了 中国第一所医学遗传研究所


但其实他们在年轻时都是饱含激情的文艺青年。


曾溢滔喜欢摄影、油画、交响乐并且擅长文学写作, 他所创作的获奖小说曾被拍摄成电影 。黄淑帧从7岁就开始学习钢琴, 具有很高的音乐造诣


由于家庭背景的特殊性,曾凡一拥有一个与别的孩子不一样的童年生活。


她自小就喜欢跑去实验室观摩父母做实验,十分享受其中的乐趣。

家中常有父母的科学家、音乐家好友来做客,这使得曾凡一 从小对医学与音乐耳濡目染 ,也受到了许多大师的专业指导。


虽然曾凡一在浓厚的音乐氛围下成长,但她在高中之前从来没有完整地唱过一首歌。


直到高中时期,在母亲的鼓励下,她鬼使神差地报名了 上海第一届外国流行歌曲大赛 。在比赛最后她竟获得独唱第一名的好成绩,惊人的歌唱天赋令曾凡一自己也为之惊喜。


之后她 师承声乐教育家廖一鸣和吴国钧教授系统学习声乐 ,音乐技能再次得到提升。


比赛之后有唱片公司一眼看中这个长相灵气、歌声动听的女孩子,想和曾凡一签约。


当时的曾凡一 站在科学与艺术的岔路口步履维艰

一边是从小立下的志向,一边是刚被挖掘的歌唱天赋,实难选择。


最后只好忍痛割舍了音乐爱好,远赴美国朝着自己的科研道路前行。



1988年,曾凡一到美国的 圣地亚哥的加州大学修读生物学专业


她因为学科专业知识扎实,再加上学习刻苦,仅用 三年时间就把四年的课程修完 了。同时还 自主修读了音乐系和作曲系的所有专业课程 ,更加夯实了音乐基础。


这时她醒悟,其实并不一定要在科学与艺术之间择一而从,在自己的努力下可以把两者同时兼顾。


随后,她报考了 美国常春藤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


在录取面试中她把科研成果和音乐才能展示给考官,得以从6000人中脱颖而出被录取。她成为了来自中国大陆就读该校的 第一位获得医学和理学双学位的博士生


后来曾凡一惊讶地发现她的同学大部分都是跨界人才。

他们之中有著名音乐学府Julia的钢琴家,也有体操冠军、化学家、NASA宇航员等。


原来看似与科研不沾边的 音乐爱好无意中竟成了敲开常春藤大门的敲门砖


曾凡一的研究方向主要是 发育生物学和医学遗传学


在美深造期间,她系统性地研究了小鼠早期胚胎发育的基因表达和调控,

建立了一个线性RNA扩增的新技术和数个反差cDNA*基因库


她对小鼠植入着床前胚胎发育的39000多个基因表达谱进行动态分析,进而 揭示了胚胎发育早期各阶段的基因生物学功能


注:cDNA是一种互补脱氧核苷酸,是以mRNA为模板合成的单链DNA。



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就读的头两年,曾凡一不仅在科研上取得了不少成就,也逐渐拨开了自己人生道路中的迷雾。


于是她毅然 休学回国参加国内的科研项目,也是为了“北漂”追寻音乐梦想


起初曾凡一的父母对她的休学决定感到十分诧异,认为堂堂一个双学位博士放弃大好科研前途,去当一个半吊子的音乐家实在荒谬。


但曾凡一没有因父母的不理解而气馁和生气,而是 用电子合成器在十天之内创造出十几首风格迥异的交响乐曲


也因此用音乐实力说服了父母,赢得他们的支持。


当时她的父母对曾凡一的前途仍有所顾虑。


恰逢她父亲在参加两院院士会议,会议间隙17位院士对此问题进行了讨论。


据说 其中16位院士都同意她走音乐的道路,只有一位院士认为她应该走科研道路 。但在听过曾凡一的演唱之后,这一位院士也改变了意见。



曾凡一的双螺旋中代表科研的一条链早已在多年的学习进修中成形。


这时,代表艺术的另一条链也在她对梦想的热爱与努力下逐渐铸成。



在休学回国的这段时间里,她专注歌曲创作,终于 出版了高中时期错过的个人演唱专辑


她的 原创歌曲《红帆》拍成的MTV获得了CCTV音乐大奖,个人也先后两次获得中央电视台MTV大赛的特别荣誉奖等奖项


她还在北京、上海、广州、华盛顿等地 举办了多场个人演唱会 ,圆梦舞台。


本以为这番波折之后曾凡一将会走上艺术道路,可双螺旋在这个时候又发生了扭转。


她在国内呆了两年后又暂别对音乐的热爱,飞往美国完成余下的学业。


骨子里科研的血液始终不停歇地流淌着,她终究属于实验室。



赴美留学之始,曾凡一就想着将来要把国外学习的知识和经验应用到国内的医学研究中。

因此她于2005年回到中国,进入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 工作。


2006年日本科学家发现了 诱导多能干细胞(iPS cells)


这是一种将体细胞经过一定的因子变换而得到的干细胞。

它在基因和蛋白表达等方面与胚胎干细胞类似,同时又规避了人们对胚胎干细胞争论不休的伦理问题。


但是当时只是 理论上能说明iPS细胞具有胚胎干细胞的某些功能,并没有实例证明它能在生物体中存活与表达。


曾凡一所带领的团队近年来也一直聚焦于 干细胞生物学的研究


终于在2009年与中科院动物所周琪等人合作, 首次利用iPS细胞四倍体囊胚*注射得到第一只存活小鼠“小小” 。他们用3株细胞系获得了共计27只活体小鼠,有的甚至能繁殖后代。


这是世界上 第一次证明了iPS细胞具有全能性 ,也干细胞研究领域跨时代的一步。


注:囊胚是胚胎体外培养的终末阶段,它通常形成于卵子受精后的第 5-7 天。


这一项研究在医学界引起很大的反响。


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2009年世界医学十大突破之一 ,同时也入选了 2009年中国十大基础研究 中国十大科学进展


科学研究是无止境的,曾凡一的科研道路没有因为巨大的成就而止步。


相反,她仍然在实验室前线亲自完成一项又一项复杂的实验操作。

同时还把自己多年来的科研经验传授给她的学生, 助力我国科研事业的传承与发展


有时工作累了,她就拿起一旁的萨克斯独自演奏,疲倦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科研与艺术是曾凡一人生路上并驾齐驱的两架车,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当代盛行斜杠青年,人们不拘泥于单一职业和身份的生活方式而选择多元化的生活。

这是个性张扬的体现,也是个人多重思想碰撞并勇敢做出尝试的结果。


曾凡一就是这样一位 科学家/歌者——高能斜杠“青年”


其实无论是在单一领域还是多个领域,本身所真实热爱的一切都能给自己提供强大得远超想象的内驱力。


*参考资料

高源. 与众不同的首席科学家——曾凡一[J]. 医学人文. 2010.

曾凡一:科学与艺术的双螺旋. TED.2015.05.30.

Zhao X Y, Li W, Lv Z, et al. iPS cells produce viable mice throughtetraploid complementation.[J]. China Basic Science, 2010, 461(7260):86.

相关阅读
  • 推荐阅读
  • 文章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