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骆瑞生 2018年4月26日 23:41

有人在等你,比食物更能治愈人

前段时间,加班至凌晨,下班时,灯火阑珊,人迹寥寥了。一个人独自走在去停车场的路上,忽然见到路边有一家尚未关门的羊肉粉店,便进去了,点了一碗羊肉粉,加了毛血旺。羊肉粉上来的时候,心里忽然很满足,吃进嘴里的时候,更感觉幸福。

记得我以前写个一篇文章,叫《食物不能慰孤独》,大概意思是说,尽管谁都说食物有很强的安慰人的功效,但我依然认为食物并不能安慰人的孤独。至今我的想法还是没改,依然认为食物没这么厉害。

而我那天深夜一人吃着羊肉粉还觉得满足幸福的原因,不是因为吃到了一碗美味的热呼呼的羊肉粉,而是我知道不管我多晚回去,都有人在等我,都有人在梦我。

因为有了一个安稳的归宿,所以不管多晚回去,不管在多远的地方,心里都不慌,心不慌,再遇到美味的食物,自然就感觉幸福了。设想一下,要是心里没有安稳的归宿,就算遇到再美味的食物,也不能抵消心里的孤寂吧。记得之前在北京的时候,生活总是不够安稳,一个人时,总觉得自己渺小,去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就开始担心晚上怎么回去,遇到稍微一点挫折,心里就泛起大波大浪。这种漂泊无依的感觉,不管是多美味的食物都无法安慰的。

我母亲常说,要是一家人好好的,天天吃青菜萝卜都好吃,要是一家人不能好好的,天天大鱼大肉也没什么滋味。我母亲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我家虽然也偶有烦心的波折,但大体算下来,也算是幸福的。记得我小时候,家里很穷,别说吃肉,就是油也很少吃。菜的话,经常是煮酸菜吃。偶然炒个有油的菜,吃完菜后,沾有油星的碗,我和姐姐们都要轮流地用酸菜抹干净下饭吃。装菜的盘子不用洗就已经很干净了。可是就是这样的食物,至今在我的记忆里,回忆起来竟然也是暖色调的,是幸福的。我一直觉得,我要是有一点温文尔雅的脾气的话,都是由于度过了一个幸福的童年,这个贫瘠但是温情的童年,让我对很多事情都不偏激不执着,让我容易满足,让我不常做非分之想。

在以后的人生中,不管吃到多美味的食物,却总也找不到小时候吃饭的那种美味来。总觉得小时候的这样东西好吃,那样东西好吃,其实现在回想,吃的东西远远是不如现在的,可是因为童年的记忆过于幸福,所以童年吃的食物也与有荣焉,也变得美味起来了。

拿童年的境况对照那晚的境况,我便知道,食物对人并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心的安稳,心安稳了,吃什么都香都甜。而这反之就不能成立了。

我也有过哭泣吃着美味食物的经历,但是那时食物的滋味根本没有,只有眼泪的苦涩,记得的也只是那种酸楚罢了。

现在我越来越容易满足,安心于贵阳这个小城市,安心于围绕在父母身边,安心于和一个人一直在一起,安心于吃最普通的食物,安心于很多很多的事情。这或许有些没有进取心,但取而代之的却是多了一颗平常心。而这颗平常心,常让我在本应该孤独的时候,本应该暗自神伤的时候,变得豁达起来,变得开朗起来。

这些絮絮叨叨的闲话,就是那晚我一个人吃羊肉粉时的所思所想吧。

2018/4/26于贵阳

相关阅读
  • 推荐阅读
  • 文章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