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吴节操 2018年4月29日 14:33

孤独的战士:尼古拉·弗拉基米罗维奇·西罗廷

题图:克里切夫市战士公墓的纪念雕塑,尼古拉·弗拉基米罗维奇·西罗廷就埋葬于此。


1941年,古德里安的装甲洪流撕裂东方,几乎势无可挡。然而,在克里切夫市的索科尔尼奇村附近,却发生了令人惊叹的一幕:一名孤胆英雄,依靠一门45毫米反坦克炮和六十发炮弹重创德军装甲部队。


迫于古德里安的第四装甲师的攻势,1941年7月,红军第13军决定渡Dobrost河后沿莫斯科-华沙公路方向向后方撤退。西罗廷所在的团受命阻击追击的德军装甲部队,为大部队转移争取时间。7月17日,炮兵营营长决定营大部开始随团后撤追赶大部队,同时留下一小股力量阻击德军,掩护营主力。而所谓的“一小股力量”,其实只有两个人——营长,和志愿者尼古拉·弗拉基米罗维奇·西罗廷高级中士。


尼古拉·弗拉基米罗维奇·西罗廷,共青团员,1921年3月7日出生于俄罗斯的奥廖尔市,曾在奥廖尔的Текмаш工厂(现Орёлтекмаш国防工业综合体)工作,并在1940年10月5日加入苏联红军,在白俄罗斯波洛茨克服役。1941年6月22日,西罗廷在德军的空袭中受轻伤,但轻伤不下火线,被派往前线作战。



两人带着一门45毫米反坦克炮和60发炮弹提前在山上选择了能几乎毫无遮拦俯瞰公路和坐落在布罗斯特河岸上的大桥的位置,并巧妙地隐蔽好,静待德军上钩。果然,黎明时分,一列德国装甲部队出现,并向桥上开进。待德军上桥后,二人一炮命中队首的坦克,第二炮又准确命中了位于第二的装甲车,完完全全的阻塞了整座桥。德军大惊,车上的步兵和坦克机枪开始胡乱扫射。同时,他们试图用其他坦克将瘫痪的坦克推下桥梁;而装甲车试图直接渡河,结果却完完全全地陷入了淤泥里动弹不得。尽管他们没能摆脱窘境,但他们运气也不算太差——尽管他们完全没发现炮组藏在哪里,但胡乱扫射的流弹或者破片恰好击中了营长。

营长下令弃炮撤退,而西罗廷却断然拒绝了:他认为还有许多炮弹可以使用,应当趁德军混乱给他们造成更大伤亡。于是,营长只得自己撤退到索科尔尼奇村,在那里村民为他包扎后,他向后方撤退。


而西罗廷这边,他先是把 想把瘫痪的坦克推下去的两辆坦克点了名,又把陷入河里的装甲车挨个点了名,又继续对桥上的德军坦克开火,而德军竟然愣是还没发现西罗廷藏在哪——据德军士兵日记的回忆,他们甚至以为自己遭到了一整个炮兵营的埋伏。这场奇怪的战斗持续了大约两个小时,德国人才最终发现了西罗廷躲在哪。面对大批德军的包围和劝降,西罗廷唯一的回应是他手里冲锋枪的火舌。

最终,十九岁的西罗廷壮烈牺牲。此时,冲锋枪的子弹已经打光,那门反坦克炮也只剩下了三枚炮弹。


更多苏联视角的战斗的过程我们已经无从得知——因为唯一一名经历者已经战死。但我们可以从之后发生的事情看出端倪。

很快,德军占领了这一地区。他们把西罗廷的尸体送到了索科尔尼奇村,甚至和当地居民一起为西罗廷下葬。

当地村民О. Б. Вержбицкой在1960年回忆道:作为一个懂德语的俄国人,我被迫为德军充当翻译。在葬礼上,一个身材高挑、灰头发、有些秃头的德国高级军官让我把话翻译给在场的俄罗斯人。他说,这个士兵的英勇令人震撼。他打得很好,如果德国士兵都打得这么好,那他们很早以前就已经到莫斯科了。一个士兵就应该这么捍卫他的祖国。他从我们的士兵口袋里掏出证件,让我记录下他的信息。我记得很清楚,写着奥廖尔市,名叫弗拉基米尔·西罗廷(姓记不清了),还有街道的名字,我还记得门牌号是两位数。那个指挥官告诉我,把他的事迹告诉他的母亲,让他的母亲知道他的儿子是什么样的英雄,以及他是如何战死的。

随后,我们的士兵被下葬了。德国人为他的坟墓立起了十字架,把他被打破的头盔挂在了十字架上,并把他的雨披盖在坟墓上。


德军军官汉高德中尉(于1942年阵亡,阵亡后日记被苏军发现和缴获,最终落入苏联作家Ф. 塞利瓦诺夫手中)在日记中记录道:

1941年7月17日。福尔克纳,克里切夫附近。当晚,有一名身份不明的俄军士兵被埋葬。他独自一人操作一门反坦克炮射击步兵和坦克,最后战死。所有人都被他的勇气震撼。奥伯斯特上校惊叹地说:如果元首的所有士兵都像他一样,那我们早就已经征服全世界了。他们甚至鸣三次礼枪。可他毕竟是俄罗斯人,我们应当这么崇拜他吗?


几天后,当地村民在他的坟墓旁边种上花,并凑钱从教堂里请来了牧师。


战争结束后,他的遗体被转移到公墓中;而直到壮举发生后的19年,他的事迹才被人广泛知晓。1960年,苏联中央档案馆的工作人员才开始探索这一壮举的所有细节。同年,他被追授一级伟大卫国战争勋章。1961年,在村子附近的公路上立起了纪念碑:“在这里,在1941年7月17日的黎明,炮兵高级中士尼古拉·弗拉基米罗维奇·西罗廷与敌人坦克激战两小时,保卫了我们自由的生活和独立的祖国。”在纪念碑的旁边,伫立着一门76mm反坦克炮。据维基百科,目前,你仍能在白俄罗斯M1高速公路距莫斯科476公里处看到这个纪念碑。


令人惋惜的是,他并没有拿到苏联英雄的称号。据苏联国防部人事局的档案,在战争期间他的上级从未为他申请这一荣誉。而战争后,档案也因不符合程序没有被提交。更令人惋惜的是,由于他的身份证件在疏散过程中丢失,现在甚至没有一张他的照片能让后人缅怀,只有一张根据他战友描述而得来的手绘画像。



关于他的战绩,官方认定的数据是11辆坦克,6辆装甲车,57名士兵和军官。而根据网上能找到的档案,德军当日至少有十九人被击毙。


无论如何,他已经得到了双方的尊敬,而无愧于一个孤胆英雄的称号。


1956年5月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村子里的青年聚集在河岸上,在公墓的纪念碑旁,一位母亲在她眼前被法西斯枪杀的女高中生斯韦特兰娜·杜博夫斯卡娅发表了讲话:

他们给了我们生的机会,给了我们快乐的生活。因此,让我们怀念我们的父辈和兄弟,加强我们国家的力量,捍卫祖国和世界。

相关阅读
  • 推荐阅读
  • 文章导航